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壣薄情前夫请放手 你的脸怎么了1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同志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壣薄情前夫请放手 你的脸怎么了1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同志

发布时间:2019-05-18 14:19:0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漠上花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漠上花原创小说《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主角是凌筱悠,程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在凌筱悠看来,昨天确实算不得是她骗了他们。但也许潼潼和程先生……想到程先生,凌筱悠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歉意。 那晚答应程先生昨天一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 免费试读


在凌筱悠看来,昨天确实算不得是她骗了他们。但也许潼潼和程先生……想到程先生,凌筱悠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歉意。

那晚答应程先生昨天一起吃个饭,但回去后因为那些事儿,也忘了要给手机充电。准确说来,她确实也已经忘了答应程先生一起吃饭的事。

后来程先生打不通她的电话,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脾气再好的人大约也会不耐烦。正准备作罢的时候,守在旁边翘首以待的潼潼却着急了。

“爸爸,凌姐姐怎么还不接电话?”

程先生本是极有修养的人,只摸摸潼潼的头笑道:“可能凌姐姐昨晚工作太累,现在还在休息。”

“太阳都晒屁股了!”潼潼不满地撅嘴。今天早上爸爸说中午和凌姐姐一起吃饭,他可是高兴了好久。还特意让佣人给自己换上了最满意的衣服。

可是现在凌姐姐却不接电话,他觉得自己被严重地欺骗了。

程先生对自己这个儿子也算是好脾气了,看他那气急的模样,倒是笑笑道:“你也知道太阳晒屁股了,平日这种时候保姆叫你,你不是也赖床?”

“可我是小孩子!”本来已经做好跟爸爸出门准备的潼潼眼泪都要气出来了,往沙发上一坐,撇起头来:“凌姐姐就是个骗子,我以后再也不去找她了!”

“行。”见自己儿子这副模样,程先生倒是变得开怀了,“潼潼现在可是男子汉了,这话也是你自己说的,那以后……”

“爸爸你也是骗子,我以后也不跟你说话了。”潼潼正在气头上,也不知自己爸爸是在故意逗自己。又气又急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不出去吃饭了,我什么也不吃了!”

“嗯,那我们就不出去了。”见潼潼红着脸争辩的模样,程先生却不自觉想起昨晚在车上时的场景。

目光从潼潼身上挪到窗外,隔着那澄澈的玻璃,外面的天蓝得正好。花园里的几株玉兰花也争先恐后地竞相开放。

唇畔那抹笑意越发深了些,“那我们就不出去了,一会儿爸爸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不好。”虽然回答仍是斩钉截铁,但声音却终究是笑了一些。

程先生不再跟他说话,只拍拍他的小脑袋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了。

好一会儿潼潼才转过头觑着眼睛往自己爸爸离开的方向看去。爸爸亲自下厨,的确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

但是凌姐姐竟然骗他,他还是觉得十分生气。

站在客厅小脑瓜转了几转,结果趁保姆不注意,就垫着脚尖儿往翼侧副楼那边的草坪溜去了。

这回他倒是光明正大得很,翻过那堵墙便直接跑到主楼那边去敲门。结果佣人一开门,却又憋红了脸,半天才吞吞吐吐地问:“请问,凌姐姐在家吗?”

那时裴晟宇刚离开不久,凌筱悠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不吃东西也不应话,不知道两人都闹了什么矛盾。

这种时候佣人只能敷衍着要打发走这个小少爷,却不想正好刘管家从副楼那边过来。瞧见是潼潼,这回倒是通融得很,就把他带了进去。

ps:漠漠又来加更了,话说今晚最后一次,大家晚安,明天见哦!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漠上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凌筱悠,程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漠上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凌筱悠,程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

作者:漠上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漠上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凌筱悠,程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漠上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眼情深:薄情老公请放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凌筱悠,程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