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快穿之她很倾城》快穿之她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第53章 校霸竹马说爱我【53】 快穿之她很倾城字母文

《快穿之她很倾城》快穿之她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第53章 校霸竹马说爱我【53】 快穿之她很倾城字母文

发布时间:2020-09-15 22:00:5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肎之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肎之原创的科幻空间小说《快穿之她很倾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迟御珩,迟母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不不不,不是,你怎么能这样想,我们两家人关系本来就好,一起出国留学,分担压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什么包养不包养。”迟御珩轻拍了一

>>>《快穿之她很倾城》在线阅读<<<

《快穿之她很倾城免费试读


“不不不,不是,你怎么能这样想,我们两家人关系本来就好,一起出国留学,分担压力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什么包养不包养。”迟御珩轻拍了一下匪初的脑袋。

匪初歪着头,“就因为我们两家人关系?”

“也不是,我们可没分手,你是我对象,帮你也是应该的。”迟御珩脸红说道。

匪初故作恍然大悟,“我以为我们早分了,原来还没分啊。”

“我没说分手,怎么可能分!”迟御珩咬着牙,然后难受的看着她,“所以你以为我们分手了,你就跑去酒吧玩?还穿的那么性感,跳那种舞,还抽烟喝酒!”

“我看你那么喜欢抽烟喝酒,就自己也尝试一下,发现还不错,以后你继续抽,我也抽。”匪初一副很理解他的样子说道。

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抽烟。

那种让人呛死的感觉,很不好受。

喝酒还好。

只是度数没多高,还没自己时代的女儿红后劲大。

这几天自己交那么多朋友都是靠喝酒来的。

那些人都喝不过她。

“不行!你不能再抽烟喝酒!”迟御珩坚决反对。

“为什么不能?你都喜欢抽,为什么我不能抽?”

迟御珩摇头,“我不抽不喝酒,你也不能。”

“我不想答应。”匪初嘟嘟嘴,哼的一声,“我要喝酒。”

迟御珩抿着嘴,“那你要怎么才能答应我?”

匪初挑眉。

她就是在等这句话。

“可以啊,以后你都听我的,不能闹脾气,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你能答应,我就不抽不喝。”

迟御珩想都没想就点头,答道:“我答应。”

匪初这下转过身,“真的?”

“真的!”

【关爱值加三十。】

匪初小心脏猛的一跳。

这关爱值加的也太突然了。

而且三十啊!

开始减了十五,现在加了三十,翻倍回来了!

匪初激动的抱住迟御珩,然后吧唧一口就是亲了一下他的脸。

“以后可不能发脾气了。”她笑的抱住人蹭蹭。

迟御珩被亲的发懵,木讷的点头,糯糯道:“好。”

两个人又一次回到以前。

等到晚上父母回家。

迟御珩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然后又把想要出国的想法说出来。

本来他以为自己的妈会很爽快的答应。

可哪晓得迟母跟迟父纷纷沉默起来。

“其实国内大学也挺好,为什么要出国?”迟母终于发声。

却不是赞同,而是质问。

匪初看出迟母的惊慌,就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一半。

赶紧抱住她的胳膊。

“干妈,你不想我们去,我就不去,你别担心。”

而迟父很严肃的问迟御珩,“你想出国,理由呢?”

“国内学的可能会慢点,我想两年学完,到时去公司上班,能尽快工作。”迟御珩很是认真的回答。

迟母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是这样想的。

“那为什么连小初也带过去?你都学两年就回来,小初还是留在国内吧。”迟母很舍不得匪初。

本来迟御珩还觉得自家父母在担心他。

没想到……

《快穿之她很倾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肎之)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迟御珩,迟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肎之)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她很倾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迟御珩,迟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快穿之她很倾城

快穿之她很倾城

作者:肎之类型:科幻空间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肎之)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迟御珩,迟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肎之)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她很倾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迟御珩,迟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