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快穿之她很倾城》快穿之她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校霸竹马说爱我【16】 快穿之她很倾城LOLI

《快穿之她很倾城》快穿之她很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校霸竹马说爱我【16】 快穿之她很倾城LOLI

发布时间:2020-09-15 22:00:2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肎之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肎之原创小说《快穿之她很倾城》,主角是迟御珩,迟母,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对于匪初说努力学习是要教迟御珩。 这让迟母跟迟御珩都纷纷惊讶起来。 气氛也跟着安静下来。 突然迟母用力拍打一下迟御珩的胳膊,在懵

>>>《快穿之她很倾城》在线阅读<<<

《快穿之她很倾城免费试读


对于匪初说努力学习是要教迟御珩。

这让迟母跟迟御珩都纷纷惊讶起来。

气氛也跟着安静下来。

突然迟母用力拍打一下迟御珩的胳膊,在懵逼中的迟御珩被这么一打,吓得跳起来。

“你最近又干嘛了?竟然要让小初帮你!你身为一个男人知不知羞啊!”

迟母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儿子可能又闯祸了。

“是啊!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她帮我学习!”迟御珩忍不住控诉,“况且这一次月考我明明考的很好!”

“很好!”迟母又是一巴掌拍在他身上,“很好小初会这样?”

“我……”迟御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匪初有点茫然的看着这对母子,她眨着眼睛。

“你还看!还不赶紧救我!”迟御珩伸手抓向匪初,“都是你害我!”

匪初就在不明情况下加入了两人战争中。

最后胜利方就是迟母跟叛方匪初!

晚上。

家里人吃完饭就各回各的卧室。

匪初伸伸懒腰打算去洗个澡睡觉。

今天用脑过度,让她十分疲惫。

刚要关上门一只显瘦又白的手抓住门。

“我要跟你聊聊。”迟御珩单手插口袋,神色淡然望着她。

匪初松了手,挑逗着他,“大晚上的说什么?寂寞空虚找人排解?”

经过几天被她调侃,迟御珩已经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

走进匪初这粉嫩房间中,脸部的线条柔和了几分。

“我想了想,从小到大你对我就没多少好脸色,这段时间却突然对我好,你不会真的是听我妈说的,所以对我各种照顾?”迟御珩问出这几天纠结他的问题。

实在是他不敢相信现在匪初这么腻歪他。

以前两个人凑到一起就跟炮仗一样,根本不能呆在一块。

匪初本来还打着哈欠,拿着自己睡衣等他说完就去洗洗睡。

此时听到这句话她疑惑的看向他,“我不就是没你动作快,没抢到最后那只螃蟹,有必要来我这炫耀吗?”一副看傻子样子看着他。

迟御珩:……

他本来还准备了很多煽情的话,现在被她这句话全部憋在口中处让他非常郁闷。

有点暴躁起来。

迟御珩咬咬牙就死劲揉她头发,把她头发弄的乱糟糟,才不甘心的离开房间。

匪初本来吃饱很犯困,现在被他揉的精神起来,“神经病!”

没得到自己想要的迟御珩回到自己房间就烦躁嚎叫起来。

“这蠢女人!”他烦的拿着自己枕头就是各种甩。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此时还在火冒三丈的迟御珩自然是点开就开始骂。

骂得另一边男生一脸懵逼又不敢说什么。

最后迟御珩骂完才不耐烦说最后一句:“有屁快放,没事别烦老子!”

“迟哥,有大事!你有时间吗?隔壁的找茬约车,兄弟们现在全挂,就等迟哥来救场子!”

“在哪?”迟御珩现在正想发泄一下,有这么好的出气筒怎么可能放过。

男生说了一个地方。

迟御珩果断挂电话,拿起外套下楼把自己的车开出来。

他一满十八岁驾照就考到手。

《快穿之她很倾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肎之)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迟御珩,迟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肎之)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她很倾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迟御珩,迟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快穿之她很倾城

快穿之她很倾城

作者:肎之类型:科幻空间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肎之)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迟御珩,迟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肎之)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她很倾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迟御珩,迟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