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邪王作妃》邪王 第12章 休了她 邪王作妃Mary

《邪王作妃》邪王 第12章 休了她 邪王作妃Mary

发布时间:2020-06-16 21:59:27编辑:百小白来源:广东畅读小说作者:陌笙烟 状态:已完结

《邪王作妃》是陌笙烟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王作妃》精彩章节节选:只有纳兰明月……他们那个时候并不认识,她却傻傻地跑过来,对他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而现在?以往那个天真无邪的纳兰明月呢??

>>>《邪王作妃》在线阅读<<<

《邪王作妃免费试读


只有纳兰明月……他们那个时候并不认识,她却傻傻地跑过来,对他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而现在?以往那个天真无邪的纳兰明月呢??她竟然懂得使这样的诡计?!还说什么以往的事全都一笔勾销,那些全都只不过是她一时兴起所做??一时兴起?他只配得起她这样吗?

凤歌突然缓缓蹲下身来,白色的下摆轻扫地面,摸着她的脸庞,水月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忤逆他,因为她在他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痛楚。奇怪?凤歌不是说不相信什么真爱无价吗?又怎么会有这种表情,假如这也是装的,那他真的可以去做奥斯卡影帝了。

凤歌接着说,“月儿,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原因,但是,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当时你跑来跟我说,要嫁给我的时候,我的确很吃惊,觉得很突然,可是,那时,你的眼睛里明明写着的,你是有多么喜欢我的呀!”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又温柔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就像看见了当年的情景,“你很特别,与月氏的女子完全不同,那么直接的告白,在月氏,就算是男子也未必拉得下脸。”

是在间接说她不要脸吗?

“凤歌你听我说,当时我只有十四岁,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那都是我胡扯的,就算是当时我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你,也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儿的……”

“够了!”凤歌打断她,接着说,“对。明月,我说你变了,指的就是这个,你变得能说会道了,更重要的是,你的眼里再没有我了。”

她说呢,月氏国最能笼络人心,做事雷厉风行,在皇宫明争暗斗还游刃有余的三皇子,又怎么会被她骗过呢?

原本还打算等攒够了钱,再想办法逃出去,过自己的生活,不是没想过会牵连到幽国,只是就现在月氏的实力,还不敢对幽国叫板,而且,她活着,仅仅是为她自己而活,她当然不能理解纳兰明月对凤歌的心意,所以,她还没有伟大到要为国牺牲的份上,前世的她不会,好不容易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更不会。况且,她的心里,装的,只有张泊……

就在她判定,他已经识破她了的时候。

凤歌又开口,“我知道,是我上次误会了你,将你关在冷宫半年,是我不对,是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你不要再和我怄气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天知道凤歌说出这样的话来,需要多大的勇气。

林水月忽然站起身来。

“不好!”她断然拒绝,“这不是你关不关我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不喜欢你,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重新开始。”

凤歌也跟着她站起来,“话不要说得那么早,即使你现在不喜欢我了,但是只要我们多多接触,你一定会重新变回原来的你的。并且,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不是吗?”凤歌明明已经认定是纳兰明月在装疯卖傻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放手,他宁愿装作自己不知道她的欺骗,也想要将纳兰明月留在身边。

“王爷!强扭的瓜不甜。”水月依旧在坚持。

林水月彻底将凤歌的自尊踩碎!他已经这样低头了,甚至是不计前嫌,不管她是装疯,还是卖傻,可是……她居然还要得寸进尺??

凤歌忽然捉住她的下巴,脸色冷冷的,“不试试看,又怎么会知道呢?”

林水月看凤歌这样看着自己,眼神依旧是倔强的,不屈不挠,甚至因为凤歌的举动,而有了一丝恼怒,一字一顿,“不——必——”

凤歌眼中,渐渐有了痛苦的神色,“月儿,你究竟是……以前你常常会为我哭泣,但是现在,你好像摔坏的不止是脑子,就连心……也一并摔坏了,究竟是我不懂你呢?还是……你从来就不肯为我敞开心扉?”

水月眨了眨眼睛,扭开头,这个时候,和他说再多的,也没有用,看来,这个人是死脑经,一旦是他认定的事,就会死死地抓着不放,既然如此……那她就试试他,究竟他所谓的真心,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她对这个男人没有感情,既然以后要走,与其让他一直伤心,不如一次性伤够,好让他死了心。

水月打开他的手,“好吧,凤歌,既然我和你说不通,那咱们就来谈谈条件。”

这跳跃,显然凤歌也始料未及。

水月接着说,“你既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那咱们就来谈谈条件。”

他偏偏头笑了,“你有什么?你拿什么来和我谈条件?你是我的王妃,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月儿,你真的变了,尤其是眼神……我不喜欢你这样看着我。”

“凤歌,不要以为,我就很喜欢看见你现在的眼神。”

危险的味道……

她不确定在她以前,有人敢这样同他说话。

她想试试他。

接着,“想要重新得到我的心,那么,你现在就去把慧妃给休了!”

凤歌的眼神瞬间变得凄寒冰冷,顿了顿,一丝自嘲般的笑容自嘴边漏出,“呵!纳兰明月,你的这个要求实在太可笑,慧妃是兵部尚书之女,今后,她在朝中,对我有诸多帮助,你叫我休了她,让我去得罪兵部尚书?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凤歌是名将。名将。就定然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他现在的地位,在朝中正是如日中天,兵权在握,又步步为营,皇位,迟早是他的,叫他在这个风尖浪口上出错,这怎么可能?

水月淡淡一笑,“那好,那你就休了我。”

“纳兰明月!你不要咄咄逼人!别以为本王离了你就过不了!”凤歌的双瞳犹如喷吐烈焰的火山,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力道不小。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这样威胁他,要是在战场上,恐怕这个人的人头就要落地了!

林水月依然是那一句,“那好,那你就休了我!”她相信,她此刻的笑可以用春风拂面来形容。

“啪!”一道响亮的耳光甩在她的脸上。

凤歌的手在颤抖,这还是他第一次打她,他脸色微青,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休想!”

说罢,转身阔步走出了碧影阁。

林水月擦擦嘴角的血渍,还是古人厉害,果然有内功就是不同,这一巴掌,力道可不轻,估计脸已经肿起来了。

不过没有关系,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凤歌已经大半月没来。

而林水月脸上的伤已经好了。

一觉醒来,还是有些不习惯,睁眼就是古代的装潢,一脸的错愕,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用上班,也不用做饭,但是又找不到什么事情来做,索性再睡一会儿。就在她缩了缩头,准备再来个回笼觉的时候。

“咚咚咚——咚咚咚——”门口有人敲门。

林水月皱了皱眉,略微有些不悦,“谁啊?”这个时候,云彩刚刚出去打水,给水月洗脸,所以,并没有人通报,水月只好自己去开门,但是古装繁琐,她又是裸睡,起床需要一定的时间。

凤歌在外面敲门,等得有些不耐烦,今日他的弟弟凤翎约他一起游湖,本来带上个慧妃已经很麻烦了,可是他这个调皮的弟弟,就是想要见一见他这个异国的王妃——纳兰明月,所以只好临时来叫上她,“是我!”

一听见是凤歌,林水月脸上的表情开始凝固,上次他打了她,她心情自然是不好的,他来找她,准没好事,哀声道,“王爷,何事?”

凤歌站在门口,岂有此理,竟然不开门,皱着眉头,“游湖!”

游湖??

林水月有些愕然,他会有这样的兴致?可是,听他的语气,明明就是不耐烦,叫人家去游湖,就用这种语气??翻了个身,将穿好一半的衣服脱下,掖了液被角,“王爷,我身体不适,就不去了。”说完,缩着头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身体不适??

凤歌心底一紧,“碰——”的一声,一脚踹开大门!

水月在暖和的被子里睡得正香。

忽然,一股不小的力道抓住了她的被子!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是裸睡的,条件反射果然还是挺快的,她一把拽住眼前的被子!

来人是凤歌,伸手探上她的下巴,叫她直视自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你身子哪里不适?”

这个时候,她的身子还是藏在被子里的,但是只要凤歌稍稍用力,她就……“咳咳咳……王爷,我……我咳咳咳……”

凤歌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的迹象,“你病了?”

“嗯,好像是。”水月有些心虚。

“那好,本王叫大夫来帮你看看。”说完,准备拂袖而去。

“唉唉唉……不,不用了,我只要睡一会儿就好了。”

凤歌背着她,冷冷道,“不要装了,快点起来。”他一看水月一分虚弱,九分害怕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装的了,没有发烧,就连咳嗽也不专业,又岂会逃得过凤歌的眼睛。

林水月一惊!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演技这么差,只好嘻嘻笑两声,“是是是!我马上就起来!请王爷稍等片刻!”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硬碰硬。

凤歌看她的眼神有一丝狐疑,为什么林水月今天会突然这么乖?也没有出去,审视地看着她。忽然!眼睛一亮!

《邪王作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翎,凤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翎,凤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王作妃

邪王作妃

作者:陌笙烟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翎,凤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翎,凤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