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邪王作妃》战王溺宠,狼妃要上天 第19章 诬陷 邪王作妃同志

《邪王作妃》战王溺宠,狼妃要上天 第19章 诬陷 邪王作妃同志

发布时间:2020-06-16 21:58:36编辑:百小白来源:广东畅读小说作者:陌笙烟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陌笙烟原创的穿越小说《邪王作妃》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凤翎,凤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他是亲眼看见纳兰明月用手捂着慧妃的嘴了,这又该如何解释,今天刚好是兵部尚书来看自己的女儿,而他身为慧妃的丈夫,竟然叫人家的女儿在自

>>>《邪王作妃》在线阅读<<<

《邪王作妃免费试读


他是亲眼看见纳兰明月用手捂着慧妃的嘴了,这又该如何解释,今天刚好是兵部尚书来看自己的女儿,而他身为慧妃的丈夫,竟然叫人家的女儿在自己府上受气!这下子可将兵部尚书得罪个通透了!将来要是想拜托尚书大人为自己做一点事,还怎么可能!

这个纳兰明月!可是坏了自己的大事了!

而一旁呆呆站着的纳兰明月,看着凤歌眼中关切的眼神,心脏骤然一阵内紧缩!鼻子酸酸的。

呸!她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口!没出息的!早就想到凤歌不会帮她,为什么自己还会觉得委屈?她怕是脑子有毛病吧?

又看了看护在李莹身边的兵部尚书。

忽然间……想起了她许久未见的爹……

一时间,眼睛有些酸酸的,想来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无亲无故,还要给人家欺负,再也忍不住,想要跑出去!

凤歌却站起身来,一把拉住她,大声训斥道,“纳兰明月!跟慧妃道歉!”

道歉!明明是慧妃诬陷她的,凭什么要叫她道歉?!

纳兰明月扭头,才不呢!她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凤歌是决计不会帮她的,而且,人家慧妃的亲生父亲又在这里,自己也确确实实是捂着慧妃的嘴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的,但是想要她道歉!却是不可能!登时瞪着眼睛,看向别处。

而兵部尚书李岩,则是甩甩袖子,从慧妃旁边站起来,一脸铁青地看着纳兰明月,“哼!幽国九公主!难道你们幽国人,都这么野蛮吗?”

什么!林水月气急!

虽然说她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并不是什么幽国的九公主,但是这个什么兵部尚书的!怎么可以这样说纳兰明月!还一概而论地对他们幽国的人妄加评论!岂有此理!真是太过分了!

纳兰明月忽然伸手指着李岩,“你在说什么!好像你女儿就知道什么礼数呢!”

“放肆!”凤歌伸手打掉林水月指着李岩的手。

而后带着歉意地看着李岩,“尚书大人,今天是事……实在是凤歌管教不严!并且,纳兰明月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前些日子,从房顶上掉了下来,所以,脑子有些不清醒,还望尚书您海涵。”

现如今,他也只能这么说了,不然,纳兰明月这个样子,实在是叫他难以下台,并且,要是他不这么说,恐怕李岩也不会对纳兰明月善罢甘休的。

只可惜现在的林水月哪里想得到这个,现在的她可谓是心灰意冷,自己究竟疯没疯,凤歌最清楚不过,他现在又为什么要这样子污蔑自己??

定定地看着凤歌,“凤歌!假如我说是慧妃污蔑我,那你会不会相信?”林水月性子直率,又是受了委屈,现在,一心只想求得一个安慰,虽然她也知道,现在的形式对她很不利,但是,她就是想试一试,凤歌究竟会不会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呢?

凤歌无奈地摇了摇头,“明月!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方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将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了,你究竟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林水月绝望地指着自己,眼中再也忍不住,一滴眼泪落了下来,“你不相信我?你厌我?”

凤歌看见纳兰明月的眼泪,心中也是一惊!可是,现在的这个局面,不容得他有半分的犹豫,他只得看着别处,不敢对视纳兰明月的眼睛,“你不要再说了,快给慧妃道歉!”

“呵……”林水月忽然冷笑一声,倒退了一步。

可笑,之前她竟然还有与凤歌过一辈子的想法?简直是可笑之极,之前,她以为,自己和凤歌,中间不过就是隔着一个心机深重的慧妃,可是,现如今她才知道,他们中间最大的问题,不是别人,而是他们自己本身!而是他们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此刻,她浑身湿透,一阵风吹来,只觉周身冰凉,可是,最冷的,莫过于是她的心!

周围,有楚楚动人的慧妃,有慈爱的父亲,有为妻子打抱不平的丈夫,就是没有一个她林水月可以偎依的人……她忽然想起自己死的那一刻,只有庄羽陪在她身边,推开他的那一刻,庄羽耳边的黑曜石一闪一闪的,竟是比那漫天的光华还要璀璨!

想起她们挂在客厅的结婚照,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想起他自诩宇宙无敌的笑容,想起他和她参加张泊的婚礼,想起他开的玩笑,还有他整日抱着睡觉的小熊维尼……

然后再看了看眼前的凤歌,月氏的三皇子,她知道,是因为李莹的爹在这儿,所以他,所以他,才会对李莹格外的好……吗?

她突然很苍凉地扫了一眼屋子,满屋子的人,却没有一个是认识的……没有一个会像庄羽那样站出来维护她……

而凤歌,还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盯着她,满眼的不信任。

她看着他,知道这话说出来后果一定很严重,但她当时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冰冷的池水里,心里冷得不行,“凤歌,你不就是因为李莹的父亲是兵部尚书嘛……”话还没有说完。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拍在了她的脸上!

顿时,脸上烧的厉害,一定是肿了,凤歌的巴掌她是见识过了,上次肿了三天,这次下手更重,看来她又要躲在房间里好几天了。此刻,她终于知道以前的纳兰明月为什么要回家了。凤歌这完全就是说不过就打,家庭暴力!

凤歌看不见她眼里的悲伤,将她丢在一边,甩了甩袖子,“来人啊!将纳兰明月打入冷宫!”说完后,一帮人就将她架着走了。

当时她就在想:

靠!姑奶奶一定要好好习武,然后灭了你!

凤歌看不见她颤抖的双肩,看不见她眼底的悲伤,任将她丢在一边,甩了甩袖子,“来人啊!将纳兰明月打入冷宫!”

语罢,一帮人便粗暴地架着纳兰明月走了……

……

天气清寒,月亮隐在乌云后面。漫天的星辰闪动着冰寒的光芒,如同抖搂的水纹。

林水月在想,她一定是犯二了。

只见她蹲在地上,一手点着一根白色的蜡烛,一手握着一根枯枝,在地上圈圈画画……画中的人,虽然外貌和凤歌风马牛不相及,但的的确确是那个没良心的凤歌!

“哈利路亚!上帝啊!成全我吧!就让这个邪恶之子堕落吧!让他不明辨是非的双目失明吧!让他扇我耳光的臭手腐烂吧!愿主与我同在……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此刻的林水月正怒火中烧,在地上画着凤歌的Q版画像!

已经诅咒了一个下午了,她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闷哼一声,“林水月,看看你自己,作孽吧!报应啦!又被关进来了吧!”

抬头看了看漫天的星斗,忍住鼻子的酸涩,回头,进屋。

屋子里面黑漆漆的,还有灰尘的味道,月光从破旧的窗子边上漏了进来,她趁着月光摸黑,将白色的蜡烛放在老旧的桌子上。抬起一旁的扫帚,开始打扫这个脏兮兮臭烘烘的屋子,以前住冷宫的时候,还有云彩陪着她,现如今,也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想起那个可爱的波波头,还有她们一起搭的葡萄架子,一起腌的肉,一起吃着冷冰冰的剩饭,但依旧很开心的日子……

“哎……”叹了一口气,将扫帚放在一边,借着微弱的烛光,来到狭小的床

边,看着这张床的规模,简直就和她念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的如出一辙,又小又硬,被褥更是薄的可怜。

林水月躺在上面,看着桌子上摇曳着的微弱烛光……

忽然一阵风!吹灭了桌子上白色的小蜡烛!

骤然间,她便莫名其妙地想起了……

是鬼吹灯!

“妈呀!”赶紧将头缩进被子里,紧紧地闭着眼睛,生怕一睁开,眼前就会出现一只绿幽幽的鬼。满脸鲜血地看着她!

此刻,更加感觉盖在身上的被子愈发地冰凉!牙齿咬的紧紧的!害怕地浑身发抖!

许久,都没有听见外面有声响,水月探出半个头看了看……

“呼……”呼出了一口气,还好,是窗子破了个洞,风从外面吹了进来,林水月起身,想用东西将那个洞捂住,毕竟夜里太凉,被子又薄,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可是……刚刚站起来,就感觉背后一凉,只觉得,身后有双眼睛在静静地看着她,又赶紧将身子缩了回去,这种感觉很奇怪,每当夜深人静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产生这样的错觉……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潜意识幻觉现象,多发生与十几至四十几岁的人士……

可是错觉?这里可是冷宫,说不定多年前,曾经也有人被关在这里,或许一关,埋藏的,就是整个青春……或许,她还会最终死在这里,史书上,不就是这样记载的吗?这样的妃子,简直不计其数,而现在,自己是其中之一。

她的冤魂……她的冤魂……

林水月躺在床上,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古人看的鬼故事,再可怕恐怕也就是聊斋的那种级别了,绝对没有21世纪鬼片的那种大气和精良,有些东西,你越是不想去想,就越是忍不住!

虽然已经是闭着眼睛了,但还是感觉到眼前出现了贞子的头发,蜡像馆的人皮,电锯惊魂里的肠子,下水道的美人鱼,异度空间的女学生……

“啊……”林水月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邪王作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翎,凤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翎,凤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王作妃

邪王作妃

作者:陌笙烟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陌笙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凤翎,凤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陌笙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王作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凤翎,凤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