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深闺悍女 第十九章 乞丐将军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反攻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深闺悍女 第十九章 乞丐将军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反攻

发布时间:2019-10-09 22:00:0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瑞叶 状态:已完结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为瑞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此言一出,整个酒楼皆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全移至一人之上,那是一位已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细品着酒,闭眸而叹。 “这定是佳人泪……想不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在线阅读<<<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免费试读


此言一出,整个酒楼皆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全移至一人之上,那是一位已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细品着酒,闭眸而叹。

“这定是佳人泪……想不到,今生我还能再亲自品这酒。”

“何为佳人泪?”另一贵公子向那老者而问。

“佳人泪,是七十年前高祖用冬立时雪水,夏立时雨水,春立时花露,秋立时山泉,所汇,采百花开放的第一株花,为一女子所酿成的酒。听闻那女子只品了一口此酒,便流下泪,自此将此酒称为佳人泪。”

君未期缓缓道来,他一步步向二楼而来,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走至那老者身旁,继而说到,“只不过,此酒是我三妹所酿,并非是那佳人泪,且万万是抵不上那酒的万分之一。”

“不,我曾亲自尝过那酒,就是这个味道,且这酒似更加醇美。”老者依旧肯定说着,“如果当真是君三小姐所酿,无论多少价钱,可否让小姐告知我们此酒如何酿造?”

“呵……我三妹蕙质兰心,此酒是为了效仿当年高祖情深,而为太子所酿,如今我只是取了其一坛罢了,你们还想喝,今后得问太子殿下。”君未期笑着放声而道,众人皆一片唏嘘。

如今他把这位三妹捧上了天,自然便有人将注意,移至她身,君未期知这定是好酒,却不曾想这酒竟会是佳人泪,如今他用此酒设计,而心中有些可惜。

“如今出了个三小姐,那春湖便不一定嫁入东宫了吧,未期。”言中舟含笑而道。

君未期收回思绪轻瞥了其一眼,冷道,“那也与你无关。”

话落,他便持起那空酒罐,而大摇大摆出了劝君楼。

自此,京中便流传出永国公府三小姐,痴心为太子酿酒,以诉心意之说。

而凌霄自从出了劝君楼,却并未就此与君问归一同回府。而是一人又去了将军府所在。

正巧,碰到一群持剑之人似在寻着何人,其浩浩荡荡之势,令人惊诧。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凌霄转身寻一破落屋舍而躲,一踏入院中,便有一人一手拽着他的手腕,反扣于背后,而捂住她的嘴,悄然向屋内移去。

怕惊动就在屋外小巷中的持剑之人,凌霄便也没有回手,而是顺从地来至屋内。

此刻,她才看清,正制着她动作之人,竟身着铠甲,一副士兵模样。而屋内则躲藏了两拨人,一拨是浑身脏乱,狼狈不堪其中老弱妇孺皆有的乞丐,一拨则是瘫于一侧,身着破损铠甲,身上更是伤痕累累的士兵。

“将军,这人在门口鬼鬼祟祟,而且那些人已经来了。”扣着凌霄手腕的将士,向那屋内一人而道。

便见一身披破损衣衫,脸上被涂黑一片,发凌乱不堪的男子站起身来,望向她。而这男子凌霄却有过一面之缘。

正是今日扶了秋池一把的那位,佯装乞丐之人。

“放开她,这姑娘与他们无关。”

话落,凌霄的手被一松,那人转身看着满屋之人,继续而道。

“如今,还望各位再帮我南宫影一把,我必须保证将士们能活下去,拜托各位。”

话落,那人便深深鞠了一躬。

“将军!您放心,有我十里在,定不会让你们被发现!”一乞丐打扮的男子,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拿着破碗,话音一落,便第一个离开了屋舍。

随后,屋内乞丐,皆随其一同离开,独留下妇孺。

“能动的,马上离开这里,不要连累他们,动不了的,换上乞丐衣束,藏至最里处。”

南宫影随后命令到,瞬间,屋内士兵便依其吩咐而动。

“姑娘,请你尽快离开这里。”

凌霄望着屋内一切,耳边便传来南宫影的声音。

“你是将军?”凌霄直直望向这张被发所掩盖,甚至看不清其样貌的脸。

南宫影只是点了点头轻道,“算是。”

“啪”的一巴掌声,在二人交谈间,从屋外传来。接着便是那持剑之人“哐当”一声踢门而入。

南宫影瞬间便拽扯着凌霄,藏至一被侧立起的木桌之后。而向屋内他人示意,勿要轻举妄动。

“姑娘,你这一身太过明显,把这个披上。”

说着,南宫影便将身上破损的衣服脱下,披于凌霄身后,而他身下却只着一单薄脏乱的里衣。“姑娘勿怪,在下实属无奈之举。”

待屋内一切妥当之后,院中却涌进越来越多之人,那些四散开的乞丐,也一一被其抓住,仍入院中。

“各位爷,您看如今都快黄昏了,我们这还饿着呢,您不让我们去讨饭怎么成啊!”十里坐于地上,捂着一侧被这些人所打的右脸,哭喊着。“饿死人了!苍天啊,救命啊!”

“别叫!信不信我!”一旁持剑之人,似恐吓一般,将剑从剑鞘中拔出了半分。

顿时,这些乞丐们皆收了声,惊恐地望着他们。

“行了,知趣的告诉爷,在这附近有没有见过一群受了伤的人。”为首的一人站于中央,看着这些乞丐而道。

“没有啊,要是有这么稀奇的事,我们肯定就告诉各位爷了。”十里急忙说着。

“可我怎么觉得,这院子有股血腥味。”为首之人,向那屋舍又进了几步,细细闻着。

似确认了般,挥了挥手,身侧便有人立马上前,向屋舍而来。

“爷!这屋里都是些老弱妇孺,不是您要找的人啊!”

十里急忙站起身,想要挡住那人,却一把便被人用刀所持,而动弹不得,只能不断喊着。

“当真不是您要找的人啊!”

屋内,凌霄将身上的衣物取下,看着似要一战模样的南宫影,将衣服重新披于他身而道。

“你怕疼吗?”

“什……”

南宫影的话还在嘴边,便倒吸了一口气,自己的臂间被凌霄用钗所划出一道极长的血痕,鲜血顿时流满了整个小臂。

接着,凌霄便站起身,不断向屋外跑去。

“喂!”

南宫影还来不及阻止,凌霄便已来到了院中。她急忙跑至院中,不断喘着气,便继而慌乱说着。

“十里!狗蛋的臂受伤了,血流不止,我要的药找回来没有。”

顿时,整个院中之人,皆持剑对向了她。凌霄却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左右望了望。

“你们是什么人?”

“姑娘,这话得我们问你吧。”为首者逼近凌霄,充满敌意而打量着她。

“我?我是奉世子之命,来给这些乞丐一些恩舍。”凌霄扬眸回道。

“世子?哪位世子”那人的眸瞬间便暗了下来,望着凌霄的眼中竟多了一份思索。

“我家主子,是康贤王世子,言中舟。”说着,凌霄便取出那色泽上好的玉佩,扔向那人,“仔细看看,上面还有我家世子的名。”

为首那人,细细端详着玉佩,果然在其背面看到一雕刻“舟”的字样,便立马弯身,将玉佩递回凌霄手中,而谄媚道。

“原来是小王爷的人,是在下冲撞了,小王爷有如此善心,实属乞丐之福。”

“既然无事了……”

凌霄收回玉佩,本想赶人,可那人却先其一步说道。

“不过,刚才姑娘说何人受了伤?”

凌霄回头,望向屋内,便无丝毫破绽,扬声唤道,“狗蛋出来吧,别怕。”

南宫影黑着一张脸,只能将面前的发弄地更加凌乱,而一瘸一拐地走出。

“就是他。”凌霄看着故意驼背站于她身旁的南宫影,一手便将其袖口挽起,便见小臂上已是血流一片。

“狗蛋的脑子有些不好,刚拔了我的钗,竟将自己无意中划成了如此模样,钗也毁了,可他又不敢告诉我,这血已经流了许久,再不寻药,是有性命之忧!若因此他死了,是我们世子的责任,还是您的责任?”

那人细细望着南宫影,用手中的剑柄想撩开其面前的发,可剑还未碰到,他便似受到了惊吓般,连忙搂向一旁凌霄的腰间,而弯下身藏于其身后,不断颤抖着。

“别怕,别怕。他们马上就走了。”凌霄摸了摸他的发,细细安慰着。

那人只能挥了挥持剑之手,另众人就此撤出了屋舍。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瑞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秋池,永国公)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瑞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秋池,永国公),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

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

作者:瑞叶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瑞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秋池,永国公)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瑞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深闺悍女:爷,睡地上吧!》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秋池,永国公),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