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的探险往事》探险探秘往事 男妃文 我的探险往事同志

我的探险往事

幽冥情缘连载中

《我的探险往事》由网络作家玉松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爱玛,马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个月后的晚上,爱玛弄了一桌像样的菜肴招待大家,算是给大家补充营养了,还弄了瓶老酒。这也是进入破旧军营以来,大家第一次坐在一张桌

成都市众读科技有限公司
|更新:2020-09-20 14:59: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的探险往事》由网络作家玉松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爱玛,马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个月后的晚上,爱玛弄了一桌像样的菜肴招待大家,算是给大家补充营养了,还弄了瓶老酒。这也是进入破旧军营以来,大家第一次坐在一张桌

《我的探险往事》免费试读

一个月后的晚上,爱玛弄了一桌像样的菜肴招待大家,算是给大家补充营养了,还弄了瓶老酒。这也是进入破旧军营以来,大家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大家吃得很高兴,罗汉三人狼吞虎咽起来,似乎上辈子没吃过一顿好饭,也顾不上与周围的人说话。旁边一个一起进军营的男子说:“我们照顾你们这么多天,来!一起喝一碗!”

罗汉头都不抬,啃着一只鸡腿,说:“你喝!你喝!我们明天还不知道要怎么练呢!好不容易赶上吃顿好的,别惹我!等吃好了,再提喝酒的事儿。”

这话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起来,气氛欢乐异常,马泽云倒是不客气地接过酒,说:“来!我跟你喝,不过我要敬给我自己。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有这个劲头,呵呵!小伙子!来来!说不定你还喝不过我这把老骨头!”

在一旁托着下巴的丽娜一直看着罗汉吃,还给他夹着肉,她不时地惊呼道:“天啊!你们真能吃,你们能不能慢点吃,吃些菜啊!”

大约半个小时,桌子上的菜被吃了个干干净净,罗汉一把抢过酒瓶,给影子和马泽云倒了一杯,自己直接拿起瓶子,说:“来吧!为了这段难忘的日子!也为了我们能尽快完成任务!”

觥筹交错间,一个月来的憋屈算是一扫而光,而这一晚,罗汉很想醉,也不知道是好久没喝酒,还是身体素质好了,三人都没醉。

这一晚睡得特别香,罗汉感叹人生最幸福的事无非是吃饱了睡个好觉。但是这个感觉并没有让罗汉维持很久,凌晨五点,罗汉还在打着呼噜的时候,影子突然跳到他身边,用毛巾一把捂住他的嘴,又用另一块毛巾捂住了马泽云的嘴,两人同时坐了起来。罗汉刚要开口,就发现屋子里又飘进一股子淡淡的烟,影子透过口罩,说:“有毒!”

马泽云一听,吓了一跳,当即打开门冲了出去,影子跟着大喊了一声:“别冲出去!”

罗汉也明白过来,这烟后面肯定有情况,可是马泽云一冲出去,他马上跟了上去,想拉住马泽云,可是马泽云似乎被吓得厉害,直接冲出了好远。

影子迟疑了一下,不得已也跟着冲了出去。他一出去就地打了个滚,一下冲到了水池边上,背靠着水池静静地适应着黑暗,好一会儿他才看清。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马泽云的惨叫,他定了定神,摸了过去,紧接着罗汉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他意识到不好,急忙解下皮带拿在手里。他摸向了离他最近的一棵树,想借着树的掩护看清楚有几个人,突然一脚踩上了什么,噗地一下被提到了半空,他暗道一声:“陷阱!”

也就在这时,四周的灯拧亮了,刺眼的光照得影子睁不开眼,罗汉、马泽云被人押着从黑暗中走了过来,影子被倒吊在树上。突然有个人用棍子狠狠地打在影子的肚子上,影子哼哼了两声,死死地咬着牙,接着又挨了一下。

罗汉和马泽云被人好一顿打,马泽云被人打得已失去了知觉,罗汉也没了气力,耷拉着脑袋,四周押着他们的人没有一个说话。突然两桶水浇在罗汉和马泽云的身上,两人清醒了过来,罗汉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人压得死死的。

这时,爱玛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说:“我的饭好吃吗?”

三人没人答话,爱玛说:“你们不是讨厌J国人吗?这是J国人善用的攻击方式,在你们认为最安全的时候,他们会像幽灵一样出现,你们在屋里还有60%逃生的希望,但是出了屋,你们就全部死定了。反应倒是不错,但是问题处理得很差!你们是不是忘记了第一天晚上我是怎么干掉你们三个人的?”

爱玛一扬手中的军刺,将影子的绳子割断,影子从树上摔到了地上,爱玛看着影子说:“不要用你们军人的脑子想问题,隐藏接敌对敌人来说那是愚蠢的。你告诉我,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不知道攻击方式,不知道战术的情况下,你生还的几率有多大。”

影子揉着摔得生痛的肩膀没有说话,爱玛说:“鉴于你们的愚蠢,负重15公里,从今日起学习的内容就是格杀和战术!”

四周的灯再次暗了下来,四周的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三人踉踉跄跄地走到营房,拿起地上的负重背包,一句话也没说就冲进了黑暗。

格杀和战术训练与之前的训练完全不同。罗汉本以为能够将前一个月淤积的压抑全部释放掉,却不曾想,第一天就是用木刀砍大树,几下手就麻木了,但是每个早晨要砍一千下,身边有人站着数。这让罗汉很郁闷,因为实在是不知道木刀砍大树与格杀有什么必然联系,这不满的情绪让爱玛再次对他们冷嘲热讽。

爱玛示范了一次,拿起木刀对准了胳膊粗的树干,只是一下,木刀就脆生生地断成了两半。她又捡起了一只木刀,对准另一半的树干,轻轻发力,只听得咔嚓一下,树干被劈断。这一幕让众人都很惊讶,而爱玛却说:“这第一种发力是力量,第二种发力是速度,两种结果你们都看到了。想想看如果换成了钢刀,结果会怎么样?”

一直不说话的影子,接了句:“一招制敌!”

这之后砍树倒让每个人有了侧重点,而砍树并不是唯一的训练项目,很快爱玛又别出心裁地弄了几个轮胎挂在树上。她设计了一个游戏,每个人拿着木棍,站在轮胎两边,并且不许后退,当轮胎落下时,谁第一个用木棍击中对方,就算胜利,输了的要做10个俯卧撑。罗汉与马泽云一组,影子与爱玛一组。刚开始如同玩一般,但是俯卧撑做多了,就发现这个无限循环的游戏会让人更加懂得如何寻找对方的破绽。马泽云一开始做了不少俯卧撑,但是渐渐地,他看出罗汉只知道一味地进攻,却从不防守,于是每次罗汉的第一下他都会选择防守,并且防守后马上转为进攻。罗汉同样做了不少俯卧撑后渐渐也学乖了,你来我往地找对方的破绽。另一组影子和爱玛就比较刺激了,虽然影子是部队退下来的,爱玛是格杀高手,但影子不知为什么似乎不太适应,几乎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状态,也就一直在标准地做俯卧撑。俯卧撑做久了,胳膊就会颤抖,难得见影子累到趴在地上起不来。

爱玛很是愤怒,呵斥道:“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当过步兵,接受过特殊训练,我还没发力,你就没赢过,你的战斗技巧是摆设吗?”

这一天,爱玛似乎很不开心,一直在对影子咆哮,而影子闷着头,涨红了脸,默默地做着俯卧撑。

这一晚,凉风习习的时候,三人坐在军营门口,背靠着背,这是他们现在养成的习惯,一旦有紧急情况,三人可以快速地做出反应。

罗汉看着影子一圈一圈地将布裹在胳膊上,忙关切地问:“影子哥,你缠绷带干吗?”

影子用牙咬紧了,说:“这样明天的训练胳膊就不会抖!”

罗汉有点心痛地看着影子说:“影子哥,我觉得以你的身手不该干不掉这个婆娘啊,怎么就……对了!你别怪我多嘴,我觉得吧,这个婆娘好像还真有点蛮力!”

影子支吾了半天,说了句:“我……我不打女人的。”

这话如同平地一声雷,罗汉听了立马跳了起来,说:“啊?不是吧!人家可没感觉到你心疼她啊,你看你今天做了有没有一千个俯卧撑?明天再这样,又是一千个,你要不要命了!天啊!”

正在这时,影子突然跳了起来,冲着黑暗喊了句:“谁?”

这一声让三人都是一惊,背靠背地站了起来。影子手里拿着早准备好的木棒,罗汉手里抄着一块砖,马泽云手里拿着背包,这背包里塞了一块大石头,这些日子他们的反应已经相当不错。

黑暗中除了舒爽的风,似乎什么都没有,好一会儿,罗汉松了一口,说:“影子哥,你是不是故意引开话题啊?”

影子说:“别说话,我不会听错!”

这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罗汉依旧认为是影子故意打岔找了个有敌袭的借口搪塞了过去。

就在他们三人聊天的过程中,爱玛带了五个人摸黑过来试探他们的反应。她清楚地听清了他们的谈话,也正是听到了影子的那句话,她迟疑了一下,走神之间碰到了影子故意放在她们必经之路上的一块木板,发出了声响,引起了影子的警觉,不得临时取消了试探计划。

回到地堡里的爱玛无心睡眠,这一晚漫天的星斗晃眼极了,盖着的被子也闷热极了,拿掉被子又冷极了,折腾了爱玛一夜,但是心里那种异样却让爱玛……

第二天一早,爱玛依然冷冷地站在轮胎旁边,她发现这一次影子胳膊上硬生生地系紧了绷带,以至于走到她身边,甚至能看到影子胳膊上的根根青筋。

罗汉戏谑地说:“影子哥,你今天一千个俯卧撑,如果做不完,我来帮你!不行的话我来和她过过招!”

影子一脸的羞红,爱玛看着影子,说:“你的反应不配和我过招,来吧!我找了个我们训练营地最差的来和你较量!”

爱玛招了招手,那个在苏联旅社被影子绑过的大汉跑了过来,他听完爱玛的安排很是得意,似乎很愿意看着眼前这个头天做了一千个俯卧撑的男人被自己的木刀砍中的样子。可是没想到的是,影子的木刀如同一条诡异的蛇,不但防住对方的攻击还能在轮胎回落前砍中对方两三下,甚至几次轮胎回落直接砸中

《我的探险往事》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玉松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爱玛,马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玉松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的探险往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爱玛,马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