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宁国师》大宁帝国 天然受 大宁国师精彩阅读

大宁国师

历史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宁国师》的小说,是作者午夜狂响曲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董策看到这个女人此等做派,不由白眼一翻,筛着面粉道:“没下过厨房吧。” “咦,你怎知?”方淑蔚大概好奇道。 “废话!”董策心里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17 14:59: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宁国师》的小说,是作者午夜狂响曲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董策看到这个女人此等做派,不由白眼一翻,筛着面粉道:“没下过厨房吧。” “咦,你怎知?”方淑蔚大概好奇道。 “废话!”董策心里是

《大宁国师》免费试读

董策看到这个女人此等做派,不由白眼一翻,筛着面粉道:“没下过厨房吧。”

“咦,你怎知?”方淑蔚大概好奇道。

“废话!”董策心里是不断摇头啊,就这种人哈,居然也干上捕快,这大宁朝开明是好,特别是皇太后垂帘听政后,许多朝廷机构都不忌男女,但也别弄这些货色吧,这都什么智商啊,负数吧?

“喂,问你话呢。”方淑蔚见董策居然敢无视她,忍不住剑眉一挑,星眸一瞪,恨厉之色瞬间布满玉容。

董策手中动作一停,扭头抬眼看着方淑蔚,没好气道:“我知道了,你丫的纯属来吓唬人的啊,可惜,生得太漂亮了,这要往人家罪犯面前一站,纯属给人欣赏了啊,劝你还是趁早改行吧。”

方淑蔚不由一阵错愕,愣了好半响,忽然玉颊一红,一腿朝着董策侧腰就踹去,口中还怒喝道:“老娘怎样要你管,我看你是皮痒讨打是吧!”

董策突然站起,让方淑蔚踹了一个空,他则走到对面的石凳坐下,扯起袖子,压低身体凑近桌面,抓了一把筛好的面粉在掌中,对着匕首轻轻一吹。

方淑蔚一脚不成,还被无视,那怒火瞬间拔高万丈啊!

何时受过这等鸟气的方淑蔚立即从腰后取出一卷捆好的皮鞭,正要给眼前可恨的男人尝尝什么叫火辣的滋味,突然,她身侧传来重重的一声咳嗽。

“啊!”方淑蔚闻声望去,只见三个男子站在走廊下,顿时她吓得小脸一白,畏惧的乖巧站定,低着头朝为首一名中年男子轻呼一声:“爹!”

一袭黑缎赤襟袍,头戴金纹纱乌,身高却比石卯还矮少许的方牧,却威武十足的朝方淑蔚狠狠瞪了一眼,寒声道:“你在这作何?东二巷的屠夫被杀案查清楚了?”

面对比自己还要矮了快一个脑袋的老爹,方淑蔚却比鹌鹑还老实,心里更是一阵慌张,吱吱唔唔片刻,突然她灵光一现,侧过身指着吹面粉的董策道:“屠夫被杀案闫大哥已经去查了,女儿也正在办案呢,就是配合这小子调查他爹的案子。”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衙门里要叫我总捕,你要以属下自称。”方牧冷喝一声,吓得方淑蔚赶紧抱拳,补充道:“是,方总捕,属下明白!”

方牧这才把目光落在董策身上,这一看,也不由得一愣。

只见董策将面粉吹满了匕首,特别是刀柄处,两面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末,随后他又将上面的面粉慢慢吹走,看得人满脑子都是不解。

“总捕,他是董元昌的公子!”方牧身后一名捕头恭敬道。

“哦,他就是董元昌的儿子啊,其孝心可嘉,尔等也要全力彻查此案,知道吗。”方牧对董策不惧重罪提董元昌翻案的事,也是十分钦佩,其实他也看出这案子里疑点颇多,最大的原因便是董元昌没理由杀人!可惜董元昌都认罪了,他们做捕快的也不好抓着不放。

这年头可没有死查到底的职业Cao守,偌大的金陵府那天没案子发生,特别是最近灾民越来越不老实了,他们都忙的焦头烂额,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

疑惑的看了一会儿,正当方牧想到还有要事要处理,不能耽搁时,可这脚步刚刚抬起来,忽然又放回原地。

因为他看到董策已经将匕首上的面粉吹尽,却任然有一些残留,而且形成了一条条一圈圈的熟悉图案。

这些图案方牧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正琢磨着,突见董策从碗里拿出一团湿面团,刀柄小心翼翼的往面团上轻轻一摁,最后面团上留下一圈圈暗红的痕迹。

“这是?”方牧好奇心大起,走出走廊来到董策身边,低着头盯着面团上圈圈细红痕迹,好奇道:“这好像是……指印?”

董策点点头,赞道:“方总捕好眼光。”

“那不知取这指印有何用处?”方牧大感好奇道。

“当然有,而且用途大了,因为每个人的指印都不同,而且凡事被人摸过的地方,都将会留下指印,如此……”

董策刚说到这,方牧不由大惊道:“便能知道,何人曾接触过此物!”

“正是!”董策说着,便拿起匕首道:“这柄匕首明显不止一个人碰过,但却只有一个反手握刀之人的铁证,他留在柄端的指纹已经被我拓印下来,我猜测不是凶手留下的,便是我爹留下的。”

“这也能分辨出来?”别说方牧震惊了,就是一旁的两名捕头与方淑蔚都是满脸惊然。

“当然,你们看看这刀柄末端的血迹指纹,只有拇指才这般大,若说此人不是反手握刀,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把拇指指纹留那了。”董策一番解释听得方牧等人满脸惊诧。

身为捕快的他们,岂能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你爹就不会反手把人给捅啦?”方淑蔚没好气道。

董策白眼一翻,但不等他开口呢,方牧却先道:“有这可能,不过从女尸横向伤痕上判断,这个几率太小,一来反手握刀很少横着握的,二来他在刺向死者腹部前,还要捂住她的嘴,这样攻击人的方式,你不觉得很怪异?”

方淑蔚被老爹这一瞧,不由低下头不敢吭声了。

见方淑蔚连反驳都不反驳几句,方牧不由摇头一叹,看向董策询问道:“董公子,你是想这样说吧?如果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但出乎方牧预料,董策摇头道:“不,如果是从背后下手,很大的几率会留下这种伤痕,而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这个指纹不是我爹的,那就只能是凶手了,给我证物的捕快说过,除了我爹,目前只有他碰过这把匕首。”

“嗯,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啊!”方牧笑了,看向董策的眼光带着浓浓的欣赏,令一旁的方淑蔚是大皱眉头。

方牧说完,盯着面团片刻,道:“你真的确定,世间没有同样的指纹?”

“不信你们大可以试试。”董策笑道。

“天底下人这么多,这要如何试啊?你明显在说风凉话嘛。”见老爹居然对董策态度越来越好,方淑蔚是极为不爽。

“用不着天下人,只要让衙门里的人全部印出指印对比,自然一目了然!”方牧很清楚,要证明此事虽说麻烦,却只是时间问题,只要十人中找不出相同的,便可以慢慢展开验证,如果他们衙门里所有人指纹都不同,那么他便可以上请知府老爷下达通令,从全府悬赏寻找指纹相同者,而他们只需过了十天半月后,在走访调查一番,自然得到结论。

不可否认,方牧的脑子转得很快,一瞬间就明白其中利弊,并想到了最快的验证方法!

“杨捕头,此事便交由你去办,要尽快收集好衙门里所有人的指纹。”方牧行事果断,想到便做,这点倒是让董策很是佩服!

本来董策还以为要大吐一番说词,才能劝动这帮无知者,却没曾想,人家可不笨啊,知道可行性后立即着手调查。

“我看就是痴人说梦嘛!”方淑蔚突然皱起眉头,竖起自己的拇指与面团上的指纹对比片刻,结果摇头道:“我就是分辨不出,这人的指纹和我有何不同之处?”

我汗!

董策白眼一翻,说道:“若这样看不出来,你大可找两人,分辨把指印印在两张透光的油纸上,再在阳光下重叠一观,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嗯,此法的确可以大大减少对比的时间,杨捕头记住了吧。”方牧赞许的看着董策,抚摸短须道。

“切,雕虫小技。”方淑蔚十分不屑的低声道。

董策都懒得理会这个无知的女人,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和这种女人杠上,你走在街上吐口痰绝对要被她抓。

“你对你爹的案子怎么看?”方牧突然问道。

董策想了想,道:“若能在犯罪现场找到另有凶手的证据,我想我爹也用不着待里面了吧!”

“犯罪现场!”方牧闻言一愣,旋即呵呵一笑道:“嗯,这词倒是挺新鲜也很附合啊,这样吧,就让方捕快和石捕快协助你吧,尽快找出另有凶手的证据,你爹也能早日释放啊。”

“啊,不是吧,爹,你竟让女儿……”方淑蔚一下子又急了,可方牧却双眼一瞪,喝道:“方才不是你说在协助人家吗,怎么,案子没完你就想退身了!好啊,干脆直接退回家吧!”

“别啊爹,女儿答应还不成吗。”方淑蔚万份委屈道。

“哼,让你在家好好待着非要到衙门惹是非,还有,以后在这里要叫我总捕!”言罢,方牧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看得出来,方牧对方淑蔚到衙门当捕快一事是极不赞同的,奈何,太后言令,天下女子皆可任男儿之职,于是乎,这位崇拜老爹的女孩便跳出了闺房,投入这男儿的世界中。

在宁朝要翻案,除了朝廷认为案子疑点太多,从廷尉派人下来调查以外,在民间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你舍命动用大批衙门人力为你效力,另一种,则是如今宁朝新出的特有职业,类似后代侦探的探郎,前者凶险太大,好不给把自己赔进去,而后者,一般是看嫌疑犯的身价多少了!

而董策,前者他根本不在乎,后者那更加别提了,打死他都不信这年头的探郎能比他厉害!

董策虽然没干过侦探,但却看过一些小说和电影,加之他敏锐的洞察力,在这年头查个小案还真不算事。

金陵城西一间雅致的阁楼中,石卯站在阁楼里十分不爽道:“我说大姐头啊,你干嘛非要拉我下水啊?”

“关我屁事,要怪你怪我爹去。”方淑蔚冷哼道。

“咳,我怎敢怪总捕大人啊,还不都是那小子惹的祸!”石卯看着董策的背影,心

《大宁国师》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大宁国师》,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午夜狂响曲)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