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最后是我开了口》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什么意思 完整版未删节 最后是我开了口LOLI控

最后是我开了口

短篇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琵原创的短篇小说《最后是我开了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斯曼,聂思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你这个逆子!”老太太大为震怒道,指着聂思聪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个主意!我告诉你,和言海蓝订婚的是靳朗,不是你聂思聪

|更新:2020-09-13 00:55: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琵原创的短篇小说《最后是我开了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斯曼,聂思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你这个逆子!”老太太大为震怒道,指着聂思聪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个主意!我告诉你,和言海蓝订婚的是靳朗,不是你聂思聪

《最后是我开了口》免费试读

“你这个逆子!”老太太大为震怒道,指着聂思聪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个主意!我告诉你,和言海蓝订婚的是靳朗,不是你聂思聪!她是你未来的大嫂!你这是要乱伦吗!你是想成为整个北城的笑话吗!”

那些恩怨全都迎面而来,沈斯曼清楚,身为身为聂氏当家人,操控着整家集团,他比谁都明白其中利害,可是……

“我不在乎。”他一句话坚定无比,斩断了外界所有可能会冲击而来的谣言风波。

沈斯曼却没有一丝意外,原本就该是这样,他从不在乎,言海蓝的过去……

“你……你……”老太太颤手指着他半晌,当下犯了心脏病。

一阵凌乱中,急忙让老管家请医生照看才稳定下来。瞧着老太太睡下,沈斯曼听见聂思聪冷声喊,“还不跟我走!”

从聂宅辗转回到公馆,一路无言车里寂静的像要前去吊唁。

远远看见那座富丽幽静的园子,进门的匾额上是行书刻写着“沈园”二字。

这座园子被买下时原有另外一个名字,后来老太太和聂夫人只说原先的名字不讨喜,所以让他改一个,而他挥毫一书就成了沈园。

当场她也在,结果他笑问她:这个名字,你喜欢么?

他眉眼的温柔像是一记致命毒药,而她傻傻点了头。

可等到只剩下她和他,他立刻就如京剧变脸,那样冷酷说:你不就是想要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我身边重要的人?我就让你如愿!

与她同姓的沈园,那只是一场烟雾,为了让看戏的人信以为真,他早就放下了言海蓝,他早就不爱她了。

可他其实一直在演戏,她却分不清究竟何时是真何时是假……

就像是此刻,前一秒他还沉静安然,下一秒就冷声发令,“出去!”

聂思聪这回的命令是朝着陪同自己一道前来的周晓光。

周晓光神色有些难堪,“姐姐还病着,我要照顾她!”

“不需要你照顾!立刻给我滚!”聂思聪的声音冷如千年寒冰。

他是真的动怒!

沈斯曼立刻劝说,周晓光原本不愿意离开,可还是抵不过她一声喊,“我让你回去!”

话音未落,沈斯曼的手腕已经被聂思聪猛力握住,周晓光看着她被拽进了屋子里,却被她用眼神阻拦没有再上前。

离开几日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无人居住的生冷气息,沈斯曼呼出的气息却带着体温灼热,他的手劲近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放手!”

一刹那,他的蛮力将她甩向一边,沈斯曼踉跄间撞在那张圆桌上,古琴被推搡砸在地上,她闷哼一声,被他劈头盖下一句,“沈斯曼!我警告过你!”

“你竟然耍出这些花样来!当着海蓝的面玩昏倒的把戏,又当着我的面向老太太下跪!你真是层出不穷的把戏,你这是在找死!”

他的确没有耐心,特别是对着她的时候,连听她说话的耐心都荡然无存。

“我退出!”沈斯曼好不容易才站直了,她终于道,“从你和她的世界里彻底退出!”

聂思聪早对她反复无常的话免疫,可胸口的闷气却还是灼灼而起,她想要退出?她又有什么资格说退出?

聂思聪以极快的速度走近她,一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手直接探进裙底插入她体内,“你现在要怎么退!”

《最后是我开了口》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青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斯曼,聂思聪)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青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最后是我开了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斯曼,聂思聪),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