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医女倾天下 主角是林夕,樊雨然的小说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小说TXT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

古代言情连载中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为545651986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王宫深处。 林夕儿跟在太子身边,先一步回了宫。亲眼瞧着僻静无人的角落里,几个士卒捆着乐毅押进了一间院落。 乐毅两眼空洞无神,胡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2 21:56: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为545651986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王宫深处。 林夕儿跟在太子身边,先一步回了宫。亲眼瞧着僻静无人的角落里,几个士卒捆着乐毅押进了一间院落。 乐毅两眼空洞无神,胡须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免费试读

王宫深处。

林夕儿跟在太子身边,先一步回了宫。亲眼瞧着僻静无人的角落里,几个士卒捆着乐毅押进了一间院落。

乐毅两眼空洞无神,胡须长了两寸,鬓发凌乱,整个人不成个样子,再无昔日的英武之资,就像一个失了魂魄的躯壳,仿佛这世上不再有一样东西能留住他,浪殇心死,任人摆布。

林夕儿望着望着,只觉得一颗心空荡荡的,忽然想,若这世间能有一人肯为她这般伤怀,哪怕时光易逝,岁月流觞,她也定不负此人罢。

太子冷眼监着乐毅收押妥当,并未引起旁人注意,抽身要走,华美光鲜的锦袍闪过一道炫目的金光。

林夕儿只觉眼前一晃,倏得回过神来,急急追了两步“噗通”一声跪在太子面前。

太子袍袖一甩,抽身后退半步,面露厌恶之色,却瞧见林夕儿脸上挂着淡淡的伤怀之情,丹凤眸中化着一片莹莹的柔光。

林夕儿怯怯地望着,发簪上的流苏一荡一荡的,闪着珍珠般晶润的微光。

太子眼神虽短短瞬了一瞬,还是极不耐烦地斥道:“敢挡本君!活腻了?”

突如其来的斥责吓得林夕儿一阵颤栗,可为了做梦都想得到的权威,林夕儿咬了咬牙,豁出去:“殿下答应过夕儿的,准许夕儿留在您身边伺候。”

林夕儿一介婢女,也敢求他赏赐!

太子晟眉目冷凝,本欲将跪于眼前一脚踢开,忽得眼皮上挑,冷冷一笑,心道:既如此不知死活,且去尝一尝求而不得的滋味罢!

“本君赏你个宝林,滚得远些,别再让本君看到你!”太子恻恻一笑,不愿再看她一眼,寒声寒语,尽是厌恶。

她姿色平平,还甚不讨喜,后宫姬妾成群,万不多她一个。

况且,妃嫔善妒成极,要林夕儿痛不欲生,根本用不着他动手。

林夕儿睁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

太子妃下为良娣,宝林乃在良娣之下,才人之上。

当今太子宫中无正妃,位列良娣的,也仅有四位。

如此说来,林夕儿在太子宫中,岂不可称得上一步登天?

“天可见怜!我终于要当娘娘了!哈哈!呵呵!”林夕儿全身因为激动而颤栗,几乎让她直不起身子,像得了失心疯一般合不拢嘴的笑,两侧的嘴角咧到了耳根。

“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我看你们谁还敢欺负我!谁还敢看不起我!”

林夕儿眼角笑出泪来,她要当娘娘了,要享用荣华富贵了,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再也不用违心地奉承那一个个让她恶心的人了!

“我终于熬出头了!殿下封了我宝林,他心里是有我的!”林夕儿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眼眶还湿着,放眼瞧去只觉得阳光正好,宫殿围墙上头红色的琉璃瓦在日头下愈发光鲜,金黄金黄的迎春花大片大片的开着,就像在欢迎她这位新的女主人。

打头的玉兰花已开了一朵,紫红紫红的,好看的不得了。

林夕儿以鄙睨地姿态瞧着,又觉得不过瘾,干脆一把折了拈在手里,又低下鼻尖一嗅。

好香!

呵呵,这王宫里的花,就是比外头的好!

————

“叩叩叩”

烘干过的白松木制成的门楣发出三声脆响,房内的樊雨然秀眉挑了挑,怏怏地半倚在床头,顾自地把玩手中不知哪来的玉箫,竟是挪也不挪。

早就听到门外“咯噔咯噔”轻快敏健的上楼声,如小兽撒欢似的,樊雨然已知来人为谁。果真,不及她应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半大的小童举着盛了药盅的漆盘,猴儿似的窜了进来,却是方才见过的小药童。

药盅还腾着袅袅的热气,顿时满屋药香弥散。

“小姊姊,用药啦!”

孩童稚嫩的声音溜进樊雨然的耳朵里,惹得她抿唇一笑,也不扭捏,点墨一般漆黑的双眸朝那伶俐的小童脸上一顿,樊雨然笑意深深,接过药盅颔首吹了吹,羊脂玉般细腻的手指灵巧地一拈,便将那小药匙挑了出去,接着举了碗,仰头一口饮尽了。

计上心头,樊雨然着帕子沾了沾嘴角,眸光一偏,见小童双手撑着肉呼呼的下巴,睁着黑亮亮的眼睛盯着她看,随即一笑,道:“这药几钱?”

小童摇了摇小脑袋,目光仍不肯从她身上移开,用稚嫩地嗓音一本正经的说:“那位先生已然付了药钱,姊姊不必再给。”

倒是个极懂事的娃子!樊雨然抿唇又是一笑,直接从头上拔了根钿金珠花瓒塞进小童手中:“你瞧瞧,可瞧得上眼?”

小童攥着珠花,眼珠转了转。

樊雨然伏在案上,会心一笑:“你若喜欢,姊姊跟你以物换物,可好?”

小童双眸一亮,机灵地问:“姊姊想要什么?”

“银针!还有药草!”樊雨然忽而收了笑意,答得干脆却含着辛苦。那日她昏厥过去,水袖里的草药、银针连同夕儿留给她的荷包全不见了,草药是她的盾,银针是她的矛,她自然不可能去问田单要,所以她必须自己想法子。

小童瘪着嘴挠了挠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手中的珠花搁桌上一撂,眨着眼睛说:“银针草药我有,只是,我不要这珠花,我要那箫!”

樊雨然顺着小童胶似的眼神目光落在玉箫上。

那箫通体翠绿,温润养目,那鲜活的绿色仿佛是流动的一般,看着就叫人眼前一亮。

樊雨然抿了抿唇,说:“这箫却不行。”

小童斜了斜眼睛,见樊雨然还是没有改口的意思,索性一股脑儿地将自己小药箱里的银针草药全取了出来,通通摆在台面上,撅嘴说:“我却只要这箫!莫非姊姊不想要这银针药草了?”

箱子虽不大,那几味药草却正是樊雨然急需的!

真是人小鬼大!樊雨然蹙了秀眉,水眸游移于药草和箫几个来回,思忖再三,她与田单新仇旧怨一箩筐,何必替他想着,一咬牙,干脆点了头。

小童却不见喜色,瞪了樊雨然:“姊姊怎可欺小诳我?这玉箫根本不是姊姊的,又怎得与我换?到时,银针草药与了姊姊,箫却让人讨了回去,我赔大发了!”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545651986)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夕,樊雨然)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545651986)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夕,樊雨然),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