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媒卿》媒卿讲什么 精彩试读 媒卿LOLI

媒卿

职场已完结

主角叫凌云寺,那小姐的小说是《媒卿》,它的作者是呶鸠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凌云寺里苔,风高日近绝纤埃。横云点染芙蓉壁,似待诗人宝月来。 凌云寺里花,飞空绕磴逐江斜。有时锁得嫦娥镜,镂出瑶台五色霞。 凌云

|更新:2020-06-18 00:56: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凌云寺,那小姐的小说是《媒卿》,它的作者是呶鸠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凌云寺里苔,风高日近绝纤埃。横云点染芙蓉壁,似待诗人宝月来。 凌云寺里花,飞空绕磴逐江斜。有时锁得嫦娥镜,镂出瑶台五色霞。 凌云

《媒卿》免费试读

凌云寺里苔,风高日近绝纤埃。横云点染芙蓉壁,似待诗人宝月来。

凌云寺里花,飞空绕磴逐江斜。有时锁得嫦娥镜,镂出瑶台五色霞。

凌云寺里烟,烟火代求签,女子求姻缘。

“恭喜姑娘。”

“好生胡闹,我们家姐姐也是你近得的,还不退回去?”丫鬟见一男子奇葩,迎面便要过来,忙拔步挡在自家小姐跟前,怒骂道。

“琴儿,休得无礼。只是这位公子,尚不知喜从何来?”

“无妨。想姑娘这定是上上签,不过来沾沾喜气。”

“恕小女子冒昧?”女子眉眼轻抬,即是现下穿着朴素,仍遮不住佳人一枚,如玉玲珑。

“解卦处自在不远,怕是再妄加狂言,小姐姐必擒了我去衙里计较,两位姑娘自行即可。”收扇一指,小丫鬟闻他话中有话,心恼之下气嘟嘟拉起自家小姐便去。

“小姐我们快走,此人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大白天蒙个面罩兜兜掩掩故作悬念,要不是生的丑极,便是胸中有鬼。”

那小姐稍一回头,见人已不再原处,方悄声训骂“小琴,你又犯这说长道短的毛病,这人虽是有些许古怪不假,但观他眉目谈吐,却也必不是坏的。况且就算是他人生不得一副好相貌,又哪里轮的着我们嫌弃。”

话毕,闻得一声哼,忙伸指堵了那张嘴“嘘,切莫忘了,你我今日可是寻常人家的姐妹,既是偷出府来,决意张扬不得。”

这丫头,总是唯恐天下不乱。

“好了琴儿知道了,总之,先解了这卦面再说。”小丫头憋不住心气,急急打断自家主子“尊尊教诲”,逼的那小姐无奈摇头。

“老道,你快看我家姐姐一二签,是作何解?”

那道长回身看向二人,却是片晌便摇着头回身理卦。

丫鬟看他无有半分喜庆颜色,又是摇头,心下当即一乱,皱眉道“怎么?可是这卦不好?”听他不答,忙回身道“姐姐莫信,我算是瞧出来了,这寺里诸多混子,方才也是这也是,都信不得,咱们这就去浅草寺另求一卦!”

那小姐知她关心则乱,只先将人按下,心下整理片刻,亲身上前两步,温声道“我家小妹Xing子冲,师傅莫怪,这卦,且有劳您一看。”

仍作背身,这方传回一道老迈不乏矍铄的徐徐之声:

“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需梅,君汝可知,姻缘将至。只管去之便是。”

少顷。

佳人含笑盈盈,一手攥于胸前,便是矜持中也露出几分喜色,丫鬟边傻笑边念念有词“这卦解的真随便,要不是看还有几分准头,嘻嘻,听说啊这凌云寺可是得着一位仙人庇佑,京中多少美满良缘都从这儿卜问得。”

“琴儿,你说这天下之大,教我只管去,又”

“诶呀都说Chun天的女儿家易犯傻,咱们还往哪里去,难不成真往那浅草寺去,我看那老头不过自己贪图省便,打发咱们早早走了。”

女子闻言,也觉是自己好笑了,“也是,咱们速速回府才是要紧。”言罢,便顺着墙裙边望见一双锦绣织靴。

这一次远远相望,见他只倚扇轻摇,却是少了几分荒诞,多了几许风雅,倒教那丫头也有些刮目。

二度相逢,主仆二人免不得心下多思,却也是同时被心下所想一惊。那丫头素日里不是个不伶俐的,见他似是在等什么人,却也迟迟不往此处相看,她再一望自家小姐,当即便看出几分踯躅,便自告奋勇拉着自家小姐过去。

眼见对方也见了自己,避也不得,那小姐也只方笑道。

“今日这厢,承您吉言了。”

男子闻言细细端倪二人,倒似是记不起二人一般,罢了恭肃一揖,一改前事作风。

“小姐有大缘尚在之后,我便再只有一言。”

女子见他郑重如此,也不由了心思,“公子只管言说。”

“小姐命中属水,金生水毕竟凉,水生木总是温,切记。”

“小姐,这人可是又在故弄玄虚了?”丫鬟悄言喃喃,佳人却自当是多一分常人的冰雪聪慧,打命中属水四字一出便看出此话几分意味,“这便谨记于心,多谢公子。”

“今日之事,便不足与外人道起。小姐请。”

女子见他话说完,又归于无旁骛的状貌,便也了然他所等非己,便拉了丫鬟速速告辞,入了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驾去。

丫鬟心里原有千千个好奇,可那人成了那样一股气质倒教她不敢自在了,上了马车,方敢偷偷再撩起后帘子一探。

“小姐你看!你快看!”

那小姐闻声也透过帘缝往是处看去,只见那处早已没了男子,但见一粉妆玉琢、如画卷里仙童般的七八岁男孩儿伫立原地,脖间依旧挂着一片布巾。

“小琴,你说这京中知晓我面貌的人,能有多少?”那小姐失神道。

丫头是不知自家小姐何以这么一问,一时也有些怔愣,思后方回“小姐素日里不常出门,便是出门也如此,除了家中亲眷,远亲不说,又能有几人知晓?”

“那你记着,这便是连父亲都不能告诉,琴儿,你可记住了?”

“嗯,琴儿记下了。”

主仆二人再不说话,却也知心下,是久久无法平静了。

马车浑然消于视野,那寺墙后方显出一片新天地。

“这瞒天过海,移花接木,我都用的不如你。”

“谢您追捧。不过这爷孙俩你可得安顿好了,明儿个若是你夫妻俩出来街上碰见,这蛾子可就夭大了。”

“自不食言,只看你原来这般玲珑缜密的心思,就是放在朝中也不逞多让,教我都有些怕了。”

“我这月老的招牌响亮,自是有一响亮的秘笈的,不过杜兄不知而已。”

“你且说来,为兄这辈子咽死不说便是。”

“我只做有缘人的生意,故我这生意注定要成就我的好名声。你今日这么说,必是打探了我与金家的渊源。不过正因我与他相识在前,才深知他满脑子书画诗字,人就是薄纸一张。我自敢发誓两头混吃的活计决计不做,只是杜兄,你这将门之秀,倒原也是个心思绕的。”

“你与他相熟懂他心不在此,那你于我初识这些时日便又怎知我是个妥的。”

“我且猜你若不听闻金家有了这拜帖求亲的念想,也便不知还要傻等到何时,可是?”

此话一出,对面立时没了动静。这边好心替他笑掩了过去“大婚当日,可讨得一杯喜酒?”

“区区一杯喜酒哪里是够的,不若我这就给你府上送几十坛上好的佳酿过去。诶,亏得我这不日便将离手的白银千两,你若是真来,少不得为兄还得倒贴一块破布遮了你这张脸去。”

“看来这威逼利诱的拿捏功夫,是无人能出你右不过银子你还真莫急着给我,你这事尚有一桩未了,现下不过起个好头,待那桩一过,方无遗患。”

《媒卿》精彩评论

    瑕不掩瑜,个人仙草。从行文到剧情,乃至每一个原创副本背景都很有辨识度,作者(呶鸠)的文字功底扎实,脑洞精彩,设定完备,是一位十分值得期待的作者(呶鸠)。遗憾在于这《媒卿》基本打个没停,而且主角(凌云寺,那小姐)过了第一个副本基本无敌,融合了无限技能的打斗也没有国术那股味道了,看多了真的审美疲劳。能调节一下多一点文戏就更好了。作者(呶鸠)某章文戏写得很好,结果间贴自嘲说自己还是那个说不清楚话的文青,有点感慨,不知道这算作者(呶鸠)的悲哀还是我们读者的悲哀。 加莱玛·兰克萨(原创女主(凌云寺,那小姐))X西弗勒斯·斯内普女主(凌云寺,那小姐)具有人鱼血脉(前期因诅咒封印,后期解禁),和曼德拉草建立契约,受尼古拉斯·弗拉梅尔的教导,实力强大。女主(凌云寺,那小姐)帮助邓布利多打败伏地魔,自己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金手指强大但不突兀。教授也没有ooc,他仍是那个油腻腻的大蝙蝠,仍是那个强大但自我厌弃的人。男主(凌云寺,那小姐)女主(凌云寺,那小姐)之间的感情没有突然爱上的天雷滚滚,而是水到渠成。但是《媒卿》太虐了……想看小甜饼的小伙伴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