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 健气受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小攻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是吴眉婵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马夫人,唐伯虎,书中主要讲述了: 皇帝笑得贼兮兮的,指着上面的“兰陵笑笑生”几个字,忽然站起来,气势汹汹:“你说,这本书是不是你写的?为什么只有上册?下册呢?快把

|更新:2019-10-08 00:59: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是吴眉婵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马夫人,唐伯虎,书中主要讲述了: 皇帝笑得贼兮兮的,指着上面的“兰陵笑笑生”几个字,忽然站起来,气势汹汹:“你说,这本书是不是你写的?为什么只有上册?下册呢?快把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免费试读

皇帝笑得贼兮兮的,指着上面的“兰陵笑笑生”几个字,忽然站起来,气势汹汹:“你说,这本书是不是你写的?为什么只有上册?下册呢?快把下册交出来,我要看结局……”

王守仁目瞪口呆。

要知道,金瓶梅是这些年才成书的,一经写成,风靡天下,人手一本。那是一本奇书,手法高超,文采横溢,明显出自一流才子之手,不可能是一般文学小青年的功力能办到。

可是,可是……里面太多OOXX描写了,少儿不宜,正人君子不宜,也不好让自己的老父老母,或者妻子儿女知道。

要不,若是儿子或者闺女,拿着西门庆和潘金莲嘿咻的段落跑来问:“老爸,这是你写的啊?”

怎么好意思回答?

所以,再大的才子也不敢用自己的真名,换了马甲,名曰“兰陵笑笑生”。

郁闷的是,此书只有上册,下册不知流落到哪里去了。虽然很多人狗尾续貂,但是,绝对没有原作者那么原汁原味。

皇帝声色俱厉。

“老实告诉你,我派了锦衣卫出去调查,应该是姓王的才子所写……结局是不是在你手中?快交出来!”

原来,皇帝是急于看结局!!

王守仁刚刚从震惊里慢慢地清醒过来,“皇上,我第一不是作者,第二也没有结局。”

“不是你是谁?锦衣卫说了是姓王的。”

“锦衣卫也许听错了口音,有可能是姓王的,也有可能是姓唐的……比如唐伯虎……或者说,王世贞……”

皇帝一时反而不好驳斥。

没错,这两个人也是鼎鼎大名的才子。

尤其是唐伯虎,隐居青楼,笑谈风月,他的可能性也很大。

皇帝看着他贼溜溜的眼珠子,在判断他是否有隐匿下册的可能。

如果胆敢隐匿的话!!!

欺君之罪是什么后果,你懂的。

还是王守仁自己开口:“陛下,我有证据,作者肯定不是我。”

“什么证据?”

“我还没结婚呢!”

大哥,我还是个处男。

那么多OOXX描写,没有实战经验,你以为我凭空虚构?那年头,又没鼠标,不流行复制粘贴。再说,叫我王守仁去山寨别人,你以为我是郭敬明?

皇帝晕了,彻底无语。

下册找不到了,大结局看不成了。

龙案上摆着一个卦筒,自称天下第一帅哥的皇帝大人立即转移了话题,摇动卦筒,“听说你精通阴阳五行,易经八卦,来替朕占卜一卦,何日利于出行?”

皇帝早有所备啊。

连他的这点老底都打探得清清楚楚。

皇帝笑了,你以为锦衣卫是干嘛的?

你们这帮孙子,以为我整天睡着?除了读《金瓶梅》什么都不干?

我不上朝,不代表我不干活。

几年下来,老子的屁股还坐在龙椅上,真要是什么都不干的话,别说几年,几个月就被造反派给黑了,头也被砍了。

告诉你们,连你们吃饭时,饭碗里多了只苍蝇,苍蝇是公的还是母的,老子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王守仁面色有点发白了。

这个皇帝要干什么?

皇帝催促:“王爱卿愣着干什么?快占卜。”

王守仁身不由己,拿起一卦,翻开,皇帝一把抢过去,一看,哈哈大笑,纵声道:“君问行人不日来,人财两见卦安排,王守仁,你解释来听听。”

“回陛下,是利于出行。”

“好,好好好,好得很,利于出行。”

王守仁忍不住了:“敢问陛下,您这是?”

实诚人就是实诚人。

皇帝打一个大大的哈欠,一大早就起来接见你们这些家伙,我容易吗我!

“朕这几天忙于殿试,今天一大早就起来接见新科进士,又没睡成回笼觉,不胜辛劳,劳损了龙体,所以,要出去休养一段时间。”

我的神!

皇帝明明精壮力壮,看样子,徒手杀死一头牛也没问题。

再说,他老人家好几天才上一次早朝。

谈何劳损?

牛人王守仁驳斥不倒这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本来,驳斥也是言官的事情。

言官制度是本朝的特产。

言官,也就是专门负责谏议、弹劾之类挑刺的活儿。

除了不敢骂极其凶残的朱元璋和朱棣大人,其他皇帝期间,从大臣到皇帝,言官逮谁骂谁,皇帝嘿咻多了,或者某个大臣长得太丑了,衣冠不整之类的……统统都可以弹劾。

这个皇帝本来就很懒,言官上书骂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十次八次了——不信,你看看他龙案旁边一大堆厚厚的奏折就知道了。

但是,王守仁偏偏不行。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和皇帝交锋,还没学会言官的那一套。

也不是没学会,而是太震惊了。

皇帝兴致勃勃:“走,今日,朕赐你皇宫行走,一起去鹿苑欣赏秋千节,美人们有许多精彩表现。”

王守仁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外臣,哪有随意出入皇家御苑的道理?

而且,是去欣赏皇帝的女人!

“对了,你找不到路,有人会带你去。朕先走了,免得美人儿们等急了。”

皇帝说走就走,而且走的后门。

是御书房通往后宫的专用捷径,闲人勿扰。

本来,他该是从正殿出去的。

君有命,臣不敢不从。

王守仁这才逐渐明白,外界传闻,并非空穴来风,这位少年天子,行事古怪,处处都放荡不羁。

但是,他第一次接触陛下大人,还没想到什么应对之策,死谏那一套,貌似也发挥不了作用。目前来看,也犯不着。

皇帝刚一溜出后门,太监高凤就走进来,满脸喜色,神神秘秘:“陛下,马夫人到了。”

辇舆等在门口,皇帝亲自挽了美人儿登上辇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鹿苑而去。

这一日,马夫人打扮得特别美艳,因为天气转暖,刚换了蝉翼般的轻纱,浑身肌肤,若隐若现,丰腴无比。

皇帝看得色心大动,一把搂住她,也不顾辇舆走到了什么地方,就一把拉下了所有的帘子,喊一声:“停下……”

那时,辇舆正停在一棵巨大的树下。

大树枝繁叶茂,亭亭如伞盖,浓密得几乎看不清楚树冠。

此时,树冠的最浓密枝叶处,潜伏着一具轻盈的身影,她身姿灵敏,就如一个被封印之人,终于解开了身上的魔咒。

一切机会,就在今日了。

她并不急于行动,只听着那轿子里传来的肆无忌惮的放荡的声音。

一声声,令人销魂。

终于,皇帝尽兴,辇舆的帘子再一次掀开。

马夫人面如桃花,云鬓散乱,一边伸手整理,一边娇嗔不已:“陛下,这是到哪里了?怎么这么荒凉?”

皇帝漫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是去豹房的捷径——冷宫的外侧。

“哈,这是冷宫,再往前,就是鹿苑了。”

冷宫?

马夫人面色更是娇嗔:“陛下,我们何必呆在这种地方?快走啦……”

“好好好,马上就走。”

他正要喊起驾,但是,想起什么。

“爱妃,走,朕先带你去看看热闹,今天是秋千节,少了她,怎么行?”

“看谁?”

“那个胆敢行刺朕的泼妇。”

自从半个月前,收集玉露失败,被打了一顿之后,夏氏久病卧床,没法起身,从此,再无消息。

废后夏氏,逐渐地,要被人们忘却了。

辇舆再一次停在冷宫。

马夫人胆小,就在辇舆里等着。

皇帝只带了一名太监前去。

这一次,四周鸦雀无声。

准确地说,是没有丝毫人声。

连一点人气都没有了。

皇帝觉得有点奇怪,他亲自去推开柴扉。

“吱呀”一声。

纵然他胆大包天,也吓得面色发青,惊呼一声,急忙后退几步。

侍从们立即围上来护驾。

他一挥手,才发现柴扉的角落里,一堆白骨散发着臭味,一群黑压压的硕鼠本来正在享受它们的美餐,忽然见了这么多人,尖叫着四处乱窜。

整个屋子,都是虫蚁、肥胖大耳的老鼠。

吱呀之声,令人不寒而栗。

跟着的太监尖叫一声:“天啦……娘娘,这莫非是皇后娘娘?”

仓促之间,皇帝甚至来不及治他失言称“皇后娘娘”之罪,但觉这一堆枯骨,实在是太令人触目惊心了,也不知死了几天了,整个人,被老鼠全啃光了。

旁边还有零碎被老鼠咬烂的衣服,千疮百孔。

他见过的——第一次来的时候,她便穿的这件衣服。

废后夏氏,死无葬身之地。

他心里一寒,不敢再看,闭着眼睛,但觉身子微微发抖。

“陛下……陛下……快走吧……”

他睁开眼睛,忽然看到角落里一层蜘蛛网。

“嘿咻完如果母蜘蛛还没把苍蝇吃完,无耻的雄蜘蛛会用武力把苍蝇抢下来带走……”

谁在说话?

他如见了鬼一般。

但是,四周死寂。

没有人说话。

红颜枯骨,转瞬之间。

甚至她的样子,他发现自己想不起来——这一瞬间,怎么都想不起来。

面目模糊,无论如何都无法拼凑。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皇帝的马夫人耐不住了,被宫女们搀扶着往里面走。

在门口,一群老鼠窜出来。

她吓得花容失色,当看到那堆白骨时,更是差点没晕过去。

马夫人的惊叫,惊醒了发呆的皇帝。

太监也在催促,毛骨悚然的:“陛下,走,快点走吧。”

皇帝悻悻地转身。

走了几步,又回头。

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眉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马夫人,唐伯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眉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马夫人,唐伯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