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两朵花》两朵花肩章 全文阅读 两朵花别扭受

两朵花

都市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两朵花》的小说,是作者敦义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柳枝是班长,下面的小官都归她这个大官管,而他自己还属这些小官管,这一点多劳是很清楚的。爸爸他们的是生产队长管作业组长,作业组长管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0:58: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两朵花》的小说,是作者敦义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柳枝是班长,下面的小官都归她这个大官管,而他自己还属这些小官管,这一点多劳是很清楚的。爸爸他们的是生产队长管作业组长,作业组长管

《两朵花》免费试读

柳枝是班长,下面的小官都归她这个大官管,而他自己还属这些小官管,这一点多劳是很清楚的。爸爸他们的是生产队长管作业组长,作业组长管社员。而生产队长又怕大队的干部,柳枝又怕班主任。现在这抄作文的事告不告诉柳枝呢?多劳估计这件事迟早会出来,因为今后还要写的,那一篇写得那样好,这一篇怎么一个这样的东西了呢?那一篇成了爷爷,怎么这一篇就孙子都不如了呢?李四清不举报也会穿底的,对我的处分会不会也和高三那个恋爱的一样开除学籍呢?现在告诉柳枝,柳枝去告诉老师当然不好,不去告诉老师也不好,你还是班长,知道了怎么不报呢?也要受处分的,至少也会要撤销班长,会连小官都没有当了,那些小官都会笑死!王横就公开提出不能像小学一样总是女生当班长,他不也是那些大字报上的想夺权吗?我垮了不算,不要垮了她。这位智多星被逼得很急。

放学了,机耕道上左拐进冲了。多劳低着头,走得慢,柳枝已经走在他的前面了。多劳突然像患了神经病一样猛拍一下大腿,对着前面的柳枝像乡下人习惯的喊自己的女人似的大叫:“来!这样办!”

柳枝也有什么心事,被他的大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多劳怎么还在后面这么远,只见他望着自己一路小跑走来了,像一个被打散了的士兵发现了自己的部队。柳枝莫明其妙。

当他把事情说出来以后,柳枝的眼睛睁得珠子要出来三寸远了:“是的罗,我总觉得有点奇怪罗,没有看见你做过作文,怎么一下就变成了神仙罗!你这叫什么?……”`柳枝喘着粗气,想了一阵,“你这叫造假!不诚实!……不,不老实!……还不,不坦白!……虚荣……狗戴帽子——人一样,还不想取下来,装到什么时候?……”

柳枝还要继续说下去,多劳却一只手扳着她的肩膀,仿佛一松手他就会掉进一个深渊里去一样,可怜兮兮。然后,他像一个输惨了的赌徒看中了下一注:“这样!”说着不禁放在柳枝肩膀上的手一拍,拍得柳枝很是痛起来:“你的作文成绩不是很好吗,就由你来写,我到旁边提意见,修改,算是我写的,放到那个什么校刊上去。写了几篇后,由我来写,你到旁边提意见,修改,搞得多了,可能我真也会写的了,可能我真会写出那个大学生那样的来,说不定比他的还要好嘿!”

柳枝差点喷了,这个神经病,好大的口气!这叫……这叫狗急跳墙!知道这堵墙有多高吗?“你写得出,我写不出啊!”

“你写得出!你写得出!我包你写得出啊!”他伸出一只大拇指在她眼前晃了两下,“我帮你打包票!”这是他们一起长到十二岁多以来第一次他这样恭维她,给她打包票,也是为他自己在打包票。但是,即使多劳能伸出三只大拇指,柳枝也是犹豫的,而且是十分犹豫的。这时又听到这个神经病在说:“今天晚上我们就写,我想好了,一个农民,一个喂了好多头牛的农民,没饲料喂了,就把牛赶到一条山冲里,﹝我们就把这山冲写得跟双牛冲差不多一个样﹞,让它们自己去吃野草。这个农民几天没去管它们,有一条牛病死了,被一只小老虎碰上了,它正想吃几口试试,一只饿透了的大老虎这时也来了,问这只小老虎这牛是它咬死的吗,小老说是它咬死的,大老虎想,这小老虎既然能咬死一头牛,那也能把我咬死,就不去与它争着吃这头死牛了。大老虎又想了一阵,对正要吃牛肉的小老虎说,我发现对面山上还有几头牛在吃草,你再去咬死一头给我看看。小牛为难了,大老虎知道了它的底子,准备咬小老虎几口才解恨,你们看小老虎怎么得了。这道作文题就叫不诚实的小老虎。”

篾的架架已经扎好,只要她糊上纸就像个东西了,也像建房子框架已筑好,只要在每个格格里砌上砖头,粉刷一下就是一栋房屋了。柳枝觉得这个编造倒也有个要通不通,要像不像。她知道多劳是被这桩事逼得急了,前世都没见过他想过做作文,尽搞一些屁弹琴。读小学三册时,语文、数学一共两本书,才几个星期语文书就不见了,对着课桌那块木板把一个学期的语文读完。这件事只有她和与他同桌的沈桂英知道。现在他逼得捏出了这个故事,不写也只能帮他写。就说:“到了晚上再说,我估计我会写不出。”

“你写得出,写得出,我就是估计你写得出。”他又把跷起的大拇指送到她的鼻子跟前。

今天的砍柴使多劳的脚板上又多了两处柴钎子伤,流出的血也比平常的多,他的脚也确有点乱踩。他给柳枝捆的两捆柴也比平常的要少一点,他怕她晚上没精力帮他做那篇文章了。

一个墨水瓶,瓶口上一坨泥巴,泥巴的中间一根纸灯蕊,瓶子里半瓶煤油,咔嚓一声划上火柴,就是他们相同的学习照明设备。不同的是柳枝每天晚上要用煤油一墨水瓶,多劳一墨水瓶煤油至少能用两个月。所以那几棵棕树上“多余”的棕毛多花在柳枝的煤油上。

破天荒,多劳在柳枝的书桌边坐了这么久,而且居然指指点点,似乎他还是她的师父。柳枝的爸爸见了很是高兴,提议他们今后就到一张书桌学习,起码就节省了一半的煤油。

一个出思路,一个出技术的产品出世了。再由多劳全抄,明天送交杨青那个狐狸精。

一个星期多两天,名为《尖尖角》的校刊上刊登了一篇题为《不诚实的小老虎》,署名初一李多劳的文章,引起了广泛的好评。丁老师看了该文,他在和一个老师谈起李多劳时,晃着头:“夫!其文之构思,大学生之水准也。吾得其弟子,美哉!”

柳枝也来了兴趣,她没有料到多劳那些鬼点子馊主意,那些扯谎捏白一用到这正经事上,也有这么吓人,同样让人惊叹。当她有时在写作文时觉得就像漆黑的夜,黑得死死的,没有什么东西可写的时候,他的思路就像一盏探照灯,扫过去,尽是事物尽是景。在他,即算前面什么也没有,他也能无中生有;即算前面很平静,他也能无风三个浪。腾云驾雾,翻江倒海的事,他说出来犹在眼前,活生生的。只可惜,他现在只是会讲文章,而不会写文章。嘴巴说是可以,一拿起笔,生字太多。

乐坏了杨青,她想她那半瓶蓝墨水真值,李多劳每星期都有一篇稿件送来,对校刊去得热闹,我们这个班还有什么说的,我这个学习委员还要干些什么?

丁老师特许李多劳每场作文课不写作文,专向校刊投稿,“诸班若均若我班,《尖尖角》之花绽矣!”

夜晚的风,从窗户一下一下的挤进来,如一个顽童,将墨水瓶的灯火摇弄。多劳捉来放在空中的几个人,正在按照他的指挥活动、说话,柳枝把他们的活动,说话记录下来就是。柳枝停下笔来:“现在你就自己开始写吧。”

“不,你……你还帮我写三篇,我就自己写,说了算!”

“好,说了算啦!”柳枝又拿起了笔。

多劳又像皮影戏里Cao那几根棍子的师傅,把他的几个菩萨活动起来。

早在柳枝帮他写第三篇的时候,她就一定要他自己写,这叫真正的假手于人。她不能让他永远做一个“幕后策划人”,学校知道了,会要处分,是你们在恋爱的证据,更不得了。多劳知道柳枝在想些什么,他就把他的苦衷倒出来:“你看我一路来写过多少字啊,我历来是个口里讲的师傅,现在你叫我写,对我来说,生字太多,对你来说,生字没有,我跟你学字,你跟我学话,不行吗。但是我和你每天,上了那条机耕路就不说话了,在学校只要我们少说话,恋爱都不算的。你放心。”

柳枝想一想,他的也是对的,所以也就写了这么多。

多劳口里在说,眼睛不时瞟着柳枝的写,刚开始时大约有一半是他的生字,就像一个很少和人打交道的人,他的熟人就会太少,现在他一个个的认识。最后他自己还能抄一遍,对于他来说,一瞟一抄,这些字就永世也不会是他的生字了,他估计她还帮他写十篇,她认识多少字,他就也会认识多少字了。

现在他只要她给他写三篇,他是考虑柳枝自己还有那么重的学习任务。

而柳枝之所以尽快地要他自己写是考虑让他独立作业,不借别人的刀子上阵,自己去砍。

景阳岗的老虎从树背后出来了,武松不得不亮出拳头来,拼命去打,结果成绩赫然,有些事是逼出来的。要是那只老虎不出来,武松只不过是这套手艺的收藏家。

``

《两朵花》精彩评论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敦义)更新太慢,作者(敦义)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